顶级品牌必经之路:成为顶级赛事赞助商

对于顶级品牌来说,作为顶级体育赛事的赞助商,是一件非常花钱,又非常拉升品牌知名度的事情。体育赛事往往凝聚着热血、激情、向上、拼搏等精神含义,很多针对年轻群体的品牌都非常愿意将自己的品牌和这些赛事紧密挂钩。这让很多品牌都“肉疼”并快乐着。

比如“肥宅欢乐水”可口可乐,从1928年起,名字就和奥运紧密地捆绑在了一起,一口气把奥运的顶级赞助商约签到了2020年。

尽管有很多人质疑,为什么如此高热量的可口可乐、麦当劳等品牌,会成为诸多体育赛事的赞助商,无形中鼓励了青少年在观赛的时候大量摄入超标食品。

但毫无疑问,直到2020年,可口可乐都稳稳地占据着奥运Top赞助商的位置。并且很有可能还将继续。

这是一家将自己的发展和奥运紧密相连的企业。2018平昌冬奥会是可口可乐赞助国际奥委会的第90年。可口可乐公司为奥运会提供的赞助,使得全世界的运动员能在国际体育大舞台上同场竞技,并使200多个国家的可口可乐消费者以及亿万人民能共同分享这项体育盛事。”

可口可乐在参与奥运的形形色色的赞助中,品牌得到了大幅提升。不仅为可口可乐带来了上百亿的无形资产,同时也使其成为了奥运会上颇受尊敬的赞助商。历届的国际奥委会高层,对可口可乐的赞助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可口可乐不仅仅是奥运会的一个赞助商,更是奥运会亲密的合作伙伴和支持者。

可口可乐和体育赛事之缘还不仅于此,1950年可口可乐赞助了巴西世界杯,被认为是第一家在世界杯上做营销的企业。可口可乐公司高级副总裁马克·格雷斯曾表示,赞助世界杯不仅将使销售额翻倍,更能为可口可乐未来十年的运动饮料发展带来诸多可能。

有人欢喜有人愁,有可口可乐这样的赞助商中的战斗机,也有掏了钱还不落好的企业。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阿迪达斯,尽管在赞助费上力克耐克和李宁,获得了赞助商资格,却败给了点燃火炬的李宁。

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中国元素几乎统治了这届俄罗斯世界杯的场外视野。可以说除了中国队没去之外,基本上其他都去了。

本届世界杯法国队的赞助商,华帝股份成为了本届世界杯最吸引眼球的赞助商。华帝股份宣布,若法国国家足球队2018年在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中夺冠,则对在2018年6月1日0时至2018年7月3日22时期间,凡购买华帝指定产品并参与“夺冠退全款”活动的消费者,华帝将按所购指定产品的发票金额退款。而随着法国队夺冠,世界杯落幕,正式启动退款活动。但是赞助商的光环似乎并没有帮助华帝的股价企稳。华帝的世界杯营销法案发布以来,华帝股份的股价跌幅超两成,市值缩水超 36 亿元。世界杯结束后,这个势头仍然未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oshgabbatisswriter.com/,诺伍德股价从7月16日收盘的16.06,跌至9月21日收盘时的11.07,跌幅超过30%。

实际上,大部分的赞助商都开始对赛事赞助有了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仅仅满足于赛场内外的高曝光和排他协议。

饮料业巨头MillerCoors公司的首席营销官Andy England说:“20年前,你可以在网络上放广告,诺伍德赞助四大体育赛事, 参与到一些知名的巡回演出,这样就可以保证你的品牌信息能够很好的传达出去。现在,你可以观看各类拥有众多粉丝的有线电视节目、网络节目、新兴体育赛事以及当地体育赛事,畅游各类新媒体平台。而且每天都有新的趋势产生。”

2016年的欧洲杯上,法国通讯巨头Orange做出了新的尝试。Orange作为为欧洲杯的通讯供应商,通过一系列的努力确保赛事期间的移动网络和通讯线路能够承担起数百万游客同时造访所带来的压力。作为Orange的“连接计划”的一部分,他们还在部分球场安装了独立WIFI。对此,Orange的一位总监Pierre Louis通过这次的活动,让人们把这项赛事算作历史上连接性最强的一项欧洲杯赛,同时也牢记是Orange为本届欧洲杯提供了这份连接。

在曼联与德国著名的梅利塔咖啡公司(MELITTA)的合作中,可以看到,双方在品牌深度合作上进行了拓展。梅利塔咖啡已经成为曼联球员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球员餐厅和AON综合训练中心,都装有梅利塔的咖啡机,自然而然地给球迷带来有趣的体验。曼联在商业开发方面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突出的商业敏感度,帮助曼联找到了梅利塔这样一个咖啡合作伙伴。而梅利塔品牌也认为,足球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拥有6.5亿多球迷的曼联比其他俱乐部更受关注。跟梅利塔品牌一样,曼联代表着出色表现、灵感和对生活的热情。梅利塔品牌期待借助这场合作,积极提升全球品牌认知度和形象感知度。而他们尤为看重的亚洲市场,这种合作将对品牌认知和销售行为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当然,赛事与品牌的合作,玄学一点说,主要还得看气质。特别是有着贵族传统气质的赛事,往往需要一个同样懂得他们的赞助商。

比如,网球的观赛礼仪非常讲究,在观赛期间需要保持安静并且不能四处走动,不能有闪光灯拍摄球赛、不能大声喧哗等。

正在这个十一黄金周举办的2018中国网球公开赛,正是这样一场顶级赛事。2018中网于9月23日在北京开赛,整个赛程涵盖了十一黄金周。此次公开赛由15位大满贯冠军、9位前任或现任世界第一领衔参赛,总奖金超过1000万美元大关。恰逢赛事15周年,今年中网在打造“15-love”网坛豪华盛宴、为广大球迷提供高水平赛事服务。

中国网球公开赛是中国唯一以国家命名的国际网球赛事。也可以说是网球界的顶级赛事之一了。

寻找符合赛事气质的赞助商同样是中国网球公开赛需要考虑的问题,今年的中国网球公开赛赞助商包括了奔驰、搜狐、Motorola等知名品牌。

作为此次中网的独家合作伙伴,不得不说,Motorola和中网在某种程度上还是非常契合的。

中网传达的是朝气蓬勃的运动和友爱精神。Motorola则一直是酷、潮和年轻品牌形象。随着手机的普及,在赛场上为心爱的队员呐喊和拍照留念是观众本能的动作,而Motorola的AI拍照和独有的模块化设计,能够帮助观众在安静的情况下,更快更完整地记录影像。

今年中国网球公开赛发出重磅消息称,今年中网举办地国家网球中心将迎来升级,第四大球场布拉德·德拉维特球场首次引入鹰眼技术,中网也成为亚洲首个和唯一一个拥有四片鹰眼球场的网球赛事。

用黑科技服务赛事,和Motorola一贯以来用黑科技打动用户的品牌逻辑十分契合。就在不久前,Motorola就发布了一款全球首款5G手机,通过模块化的设计,规避了现有的5G手机工业设计的瓶颈,远超同行发布了可接入5G网络的商用智能手机。

无疑,梅利塔在黑科技上,中网与Motorola的的追求殊途同归,都是为了用户而考虑。

中国网球公开赛场内消费负责人傅求是还表示:“网球在家庭里不应是一个人的爱好,要在家庭分享网球的快乐,而且赛事在黄金周,所以来中网观赛也是一个家庭日,中网需要给大家提供一个家庭出行的平台,爱看球的看球,休闲的休闲。”

motorola z3 独有的模块化设计,更贴合中网希望传达的全家分享的网球乐趣的可能,观众不仅可以一起到场内观看,也可以通过投影、音响等模块,更全面深度地感知网球带来的乐趣。Motorola专门为这次合作,设了一个可以让大家发朋友圈的合影留念点,起名叫“hellomoto 制胜一拍”。可以说是很认真了,名字既贴合了中网的特性,又强调了motorola z3特长的拍照功能。

Motorola此次作为2018中国网球公开赛指定 AI 拍照手机,带来了新发布的全球首款5G手机motorola z3,还有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motorola p30系列等产品。在中网赛场边上,用一个蓝色集装箱,打造出了黑科技感超强的展区。

今年是中网迈入第15年的2018年,中网提出了“15-Love”的口号。一方面和15年契合,另一方面,在网球比赛中,球员得到的第一分用15计量,15在网球比赛中有着非常美好的寓意。

今年也是Motorola品牌成立的第90周年,当年轻的中网邂逅百年黑科技老牌Motorola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对夫妇只花15万美元 就买了个小岛开酒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oshgabbatisswriter.com/,诺伍德

2006年,一对澳大利亚情侣花费1.5万美元买下了柬埔寨西哈努克附近海域的两座原生态小岛

“亲爱的,谢谢你过去几年里对我们的支持与关注,愿在颂莎再相聚!”这是一位私人岛屿的主人给我亲笔书写的一张明信片。这座小岛属于柬埔寨的瓜隆群岛,从这个国家南端的小城西哈努克的专属码头搭乘35分钟的快艇即可抵达。给我写明信片的人叫梅利塔.亨特(MelitaHunter),一位身材娇小的澳大利亚女人。七月盛夏的这一天,她站在我的面前,写下开头的那一句话,而这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三年。

2006年,资深背包客梅利塔和男友罗里(Rory)初次踏足柬埔寨的海岛,无意中在西哈努克附近海域发现了KohOuen和KohBong这两座相邻的小岛,那世外桃源般的景致深深地吸引了他们,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接受渔夫首领的提议,花费15000美元把岛买下来。

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打算建度假村,只是在岛上开展环境保护和协助岛民的生活。后来才答应当地政府开发这座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岛屿,,并于两年后签定了99年的土地使用权协议。但就在他们一步一步迈向梦想的同时,来自上天的考验接踵而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资金链紧张;之后,梅利塔发现自己身患癌症,为了尽快回澳洲治疗,所有计划不得不暂停。直到第二年,梅利塔战胜病魔,与已成为夫婿的罗里一起重返小岛,并保留了当地人对这两座小岛的称呼:SongSaa(颂莎),在高棉语中意为“甜心”。

在澳洲,梅利塔是拥有室内设计背景的有机装置艺术家,雕塑项目是她的强项。在柬埔寨,她跟当地人学习渔村的建筑材料和结构,这些都成了她给整个度假村做建筑与室内设计时的灵感来源。于是,人们看到的颂莎,外部采用传统的茅草屋风格搭建,内部墙壁使用大量当地砂岩堆砌而成,房间里的家具和饰品几乎全部采用翻新过的废旧渔船和漂流木制成。这一次来上海,她送给我一只用渔网编织技术制成的沙滩包,看似纤细,却强韧到可以背笔记本电脑,这个创意自然也是她想出来的。

度假村的日常维护,特别是为了保护岛上生态环境所耗费的人力、财力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找个小岛开酒店,大概是十年前欧美掀起的潮流。有一位叫做克里斯.克罗洛夫(ChrisKrolow)的先生独具慧眼,早在16年前就创立了私人岛屿公司,同时兼营《私人岛屿杂志》以及美国HGTV《猎岛者》节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根据他的统计,目前全球有待出售和出租的岛屿共有700个,其中,爱尔兰多里尼士岛的售价仅为24万英镑,它的前主人是约翰.列侬和他的妻子小野洋子。

不过,买岛容易养岛难。颂莎后续投入岛屿开发的费用高达2500万美元,此外,度假村的日常维护,特别是为了保护岛上生态环境所耗费的人力、财力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2012年,我在颂莎的沙滩闲逛时,碰见了这家度假村环保部门的主管Bamabay先生,当时这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大个头,正赤足坐在沙地上研究最新的颂莎观鸟地图。据他介绍,他们正在邻近的PrekSvay村推广废物管理系统,包括常规回收服务,保证海洋或陆地环境不被残骸污染。同时,还致力于水产养殖试点以及有机农场计划,教授当地渔民如何可持续发展地捕捞鱼类,保护海洋财产如海草、洼地不受滋扰。

值得点赞的是,我所了解到的私人岛屿酒店的主人都十分注重对岛屿生态的保护。比如塔希提的莫图,“教父”马龙.白兰度钟爱的私人岛屿,他宣誓要在这里建一座100%无污染的生态酒店,“绝对地、不容置疑地保护环礁的自然环境(14种鸟类、158种植物,其中38种为特有植物、167种鱼类等),向研究员和游览者开放,保证对环境的影响接近为零。”马龙在2004年7月1日辞世,他的一部分骨灰就撒在了小岛的环礁上。他的伙伴迪克继续致力于这个项目,并最终于2013年建成白兰度酒店。

2011年,我拜访过位于菲律宾Cagraray岛的MisibisBay度假村,它的发现者和开发者是当地一位商界人物的儿子。虽然在酒店基础设施和设计方面,比不上颂莎,但是,这位富二代和他的妻子却选择保留了岛上的大部分土地,聘请当地人做自然向导,探索岛上的森林。

这对夫妇在买下颂莎当年就发起了对岛民的关注行动,其中包括资助当地孩子求学

三年前,梅利塔和罗里曾感慨,“也许是岛找到了我们,不是我们找到了岛。谁知道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未来已经深深地交织在一起了。”从背包客到开发柬埔寨私人岛屿的第一人,他们当年就发起的对岛民的关注行动,如今已经发展成“改写生命之旅”(JourneysofChange),每月捐出3位客人的房费及开销,用于支持瓜隆群岛的可持续发展。梅利塔学习尊重并支持在地的人、自然与文化,本身就是一场难得的旅程。

最后分享一个小故事。1987年,55岁的日本人崎山克彦初次踏上菲律宾小岛卡尔哈甘,就决定用自己的毕生积蓄1000万日元买下它。3年后,岛上新居落成,他搬到那里生活,但岛上的300名原住民何去何从?他有驱逐他们的权力,最终却决定让他们继续留在岛上。这该算得上是最高境界的“环保”。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